2017年1月26日 星期四

20170126三沢日記ドンマイドンマイッ(43)

三沢光晴 ドンマイ ドンマイッ! 四十三篇
2007.01.26
ちぁーすっっ! 讓大家擔心了!
還是老樣子的ちぁーす開場白吧!
唉啊~挺慘的~
我想有關過程的新聞跟網路也報出來了,
難得在日記上提到,那就多少補充一下吧!
坦白講第一下到虎型螺絲座擊我都還有意識的,
記憶中會很嚴重的多半是在場外的高角度炸彈摔,
過去有兩三次的比賽是這樣沒意識的。
但是在這麼大的比賽上完全沒意識是第一次啊!
然後被討厭的救護車載走,送到了討厭的醫院啦ヽ(_ _;)ノ
(※註:三沢さん很討厭去醫院)
感覺就像在比賽裡不知不知的突然意識到時
就已座在休息室了。
比賽後平常總是不在休息室的人在(副社長秋山),
他問我「你沒事吧?」
我回「啊—我、頭、被打了…」
然後那時不知誰在我耳邊說了
「等一下救護車就來了」
人類還真是不可思議呢~在這麼危急時還這麼冷靜
(沒有啦~搞不好實際上沒這麼冷靜啦!)
我說「要去醫院的話我必需先沖澡吧.. 」
大家很擔心我,在外面等我沖澡了。
而且在這其中洗澡等待時,有一間醫院還拒絕收我。
比賽結束後直接被救護車載到醫院是第二次了。
在很久前,與鶴田さん比賽時鼻子被打斷了,
從大阪的會場搭救護車直接送到醫院。
但是那時隔天還有後樂園比賽,
就坐著巴士位置上邊吊著冰袋回東京了。
那天雖然沒什麼睡,但也沒有腫起來,
結果在後樂園的賽後,
睡了一晚後突然腫的像ピエール了
(我們鼻子腫起是這麼講的,就是想像成外國人的鼻子那樣)
然後隔天其他選手坐巴士往金沢路上,
我呢是當天坐飛機到小松機場去的。
題外話,從武道館去醫院淺子復健師一起跟我去,,
檢查結束後,看見小川、鼓太郎、一平、力奇很擔心的表情,
大家因為擔心我而趕過來的,這禮拜邊觀察脖子的狀況,
準備下次的navi,給大家擔心了,真的很謝謝! <( _ _ )>
好幾年沒這樣,明明是最終戰卻不能喝酒,
因為大家都很擔心,我也還不能喝酒,
而淺子護衛還到我家看守。
啊~擔心著我我是很感謝啦!
但是一平他忘了拿外套給我,在這麼寒冷的天氣裡,
害我只穿著一件短袖回家。
到處漏東漏西的現在跟隨人就是一平。
那剛好在這裡來回答小潮的疑問,
坦白講很多事都不能寫的嘛~
比起我的醜態的話題,
講講我的歷代跟隨人有趣多了。
我是不曾因酒失態過,當然我也不是從以前就酒量好,
開始喝酒是從墨西哥回來後,大概23歲左右吧!
那時候從晚上開始出去喝到早上才回來。
練習稍微休息一下,晚上又再出去喝,每天都是這樣。
常常吐了就會想著「不喝了不喝了啦!」
當時很常去銀座,23歲這年紀去那裡,
在那裡工作的人看我,他們都不知道我是虎面,
覺得我像小孩子一樣。當他們跟我說「加油哦」
我也會裝傻的回「我會加油的~」
再來是我的歷代跟隨人,首先是淺子,
淺子的酒品很差啦!
那傢伙醉了就用鼻子那邊吸氣的,
而且到鼻水都出來亂甩了!
喝太多叫他滾回去,他還是不回去咧!
別看淺子現在一副端莊的復健師,
這可是歲月讓人成長啊…
看起來很得體嘛~~餒~淺子ちゃん~!?
再來是森嶋,森嶋是我虛幻的跟隨人。
他當我跟隨人後不久丸藤就進來了,
丸藤是一位摔角老師拜託我照顧的,
所以一下子森嶋就交接,
丸藤馬上變成我的跟隨人。
並不是不喜歡森嶋而換掉的,
而且森嶋不只在當我跟隨人時代
在之後也有一起喝酒過,
他就算很醉也不會搞的亂七八糟,
醉了就話很多,但不會亂鬧。
丸藤剛進的時候說「我酒量很強的哦」!
但是他只是沒喝到超過一個限度啦!
有一天讓他喝很多,我一從位置站起來,
他就全部叭一聲都吐在我的位置上啦!
鼓太郎醉了很好玩,說什麼都醉著傻笑,
雖然看起來醉慘又沒什麼慘事,
真要說的話,記得他曾對我說
「社長 唱歌唄」~ 還對我擺死刑的姿勢
(byガキ刑事←不知道的人真不好意思了)
※註 昭和時代的漫畫
現在的跟隨人一平,是欺負他鬧著玩,
一平是屬於不欺負他他就是無趣的男人,
而且不欺負他他就沒有任何光茫了,
他自己本人也認同自己是M。
就這樣試圖想搪塞自己的醜態的我,
從小潮的疑問結束囉~
最後下一次的負責人,對平柳的疑問,
你初戀是什麼時候?初戀是單戀嗎?
就這樣,離下次的navi大概還有三週,
我會盡量把身體治好,萬全的體態去對戰。
最後,鼓太郎、力奇,恭禧你們哦! \(@^0^ )/
※照片為三沢さん提到的ガキ刑事的死刑pose
也就是鼓太郎對三沢さん比這動作XD


0 意見:

行事曆

 
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[ METAMUSE ] : Code Name BlackCat 2.0.0